奉化信息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厦门 > 千亿二级资本债难解银行核心资本之“贫”

千亿二级资本债难解银行核心资本之“贫”

2018-09-16 来源: 网络整理
随着年底资本新规过渡期结束以及存量非标回表带来的资本消耗加大,商业银行的资本压力不言而喻。...
 

随着年底资本新规过渡期结束以及存量非标回表带来的资本消耗加大,商业银行的资本压力不言而喻。

进入9月份,二级资本发行量骤升,多家上市银行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券募集资金。同花顺数据显示,截止到9月14日,商业银行9月上旬发行的二级资本债券的规模达1116.00亿元人民币,超过了今年前8月的整体发行量。

相对而言,银行一级资本特别是核心一级资本的补充压力却在不断提升。从目前上市银行披露的数据来看,较2017年底,43家上市银行中,有超一半的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出现了下降,其中有8家银行低于8%。内源性资本累积不足以支撑上市银行资产增速,IPO、定增等股权融资方式也受到诸多限制。分析人士认为,后续或会有更多银行选择发行优先股、可转债来补充资本。

二级资本发行量骤升

《中国经营报》记者统计发现,今年1月至8月,银行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二级资本债券的规模为1000.20亿元,以中小银行为主力,包括18家农商行和12家城商行,其中以广州农商行和天津银行各自发行的100亿元发行量最大,其余大部分农商行和城商行的发行量在几亿元至几十亿元规模,股份银行中只有浙商银行一家,发行规模为150亿元人民币。

进入9月份,大型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开始发力,先后有中国银行、浦发银行、中信银行分别发行400亿元、200亿元和30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另外营口银行、稠州银行发行的4亿元和12亿元二级资本债券。而9月14日,浦发银行另外200亿元的规模的“2018 年第二期二级资本债券”也开始发行。

“补充资本压力主要来自社会融资规模调整,银行新增贷款需要补充资本进行支撑。”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熊启跃认为。

在资管新规等严监管背景下,今年以来贷款占社会融资规模的比例持续回升,成为支撑融资的主要工具。

9月12日,央行数据显示,8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188.8万亿元,同比增长10.1%。从结构看,8月末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余额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存量的69.1%,同比高1.7个百分点。值得注意的是,表外业务涉及的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三项数据,已经连续4个月同时出现负增长。

熊启跃认为:“社融数据来看,贷款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比重越来越大,受资管新规影响,影子银行业务在收缩,金融体系基本通过贷款投放来支持实体经济,信贷资产的风险权重相对较高,信贷单位资产的资本消耗显著加大。央行7月份发布的资管新规执行通知,明确支持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资本以应对非标回表产生的压力。”

今年7月20日,央行发布《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表示“支持有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回表需求的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资本”。

另外,熊启跃认为不合格二级资本工具的逐年扣减,也是银行体系二级资本工具补充压力较大的原因。

据了解,2013年实施的《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推出了创新型二级资本工具来取代次级债,将资本的划分变更为“核心一级资本、其他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其中,原“次级债”被“二级资本债”所替代,按照“新老划断”办法2012年发行的二级资本工具到2022年不再计入。此后政策多次发文积极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探索,例如今年3月份监管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意见》。

而从2017年开始,在表外资产回表以及资管新规落地等金融强监管背景下,商业银行面临的资本压力越来越明显,在政策鼓励下,银行二级资本补充的动作加速。

以中国银行为例,该行于2017年在境内市场发行600亿元二级资本债券。今年6月,中行股东大会决议通过800亿元二级资本工具发行议案,而9月初发行的第一期400亿元债券仅为一半,第二期也计划于年内完成发行。另外,8月30日工商银行发布公告,表示计划在未来几年分批次发行1000亿元优先股和1100亿元二级资本债。

资本缺口大

虽然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资本受监管鼓励,但是银行仍然面临较大的资本缺口。其中,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商行等面临较强的资本约束压力。

据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中国上市银行分析报告2018》(以下简称《报告》)指出,2017年多数A股和H股上市银行通过不同再融资方式积极补充了资本,各级资本充足率超过了监管要求,但上市银行整体面临的资本压力仍然较大,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算数平均值近三年来持续下降。

上述《报告》指出,内源性资本累积不足以支撑上市银行资产增速,若上市银行仅通过未分配利润补充资本,2018年将产生较大资本缺口。

“一级资本特别是核心一级资本补充的压力越来越大,过去的很多政策大多针对二级资本工具,一级资本工具的补充机制则较少涉及。虽然今年央行和银监会分别发文,但仍然没有细则出来,商业银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的发行目前仍是一片空白。上市银行可能会好一些,可以通过发行优先股、定增等方式来补充,那些非上市银行则相对要紧张一些。”厦门国际银行发展研究部研究员任涛表示。

博瞻智库数据显示,, 43家上市银行的商业银行资本净额的结构中,二级资本占比逐渐上升,目前已经接近25%。而自2015年以来一级资本与核心一级资本的占比逐渐下滑,一级资本占比下降4个百分点至78%~79%左右,而核心一级资本净额则大幅下降10个百分点至73%附近。

通过上市银行发布的中报数据看,近年来各银行资本压力普遍上升。同花顺数据统计显示,A股和H股43家上市银行中,29家银行上半年资本充足率主要指标较年初出现不同幅度下滑,其中9家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自2016年底以来持续下滑,资本压力凸显。

“当前资产回表压力主要体现在新增融资的回表。回表会提高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的分母,影响到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而补充二级资本只能在提升资本充足率方面,银行还需要其他渠道补充高级资本。”熊启跃坦言。

“现在IPO、定增等融资方式受股市影响较大,而优先股是补充一级资本的最主要工具。还需要创新发行其他工具来补充一级资本,例如永续债等。”熊启跃介绍。

记者从同花顺数据及相关公开资料统计,今年以来共有8家银行公布优先股方案或发行审批进展,合计募集资金规模达2251万元,其中工商银行募资上限1000亿元,建设银行600亿元,兴业银行300亿元,宁波银行、广州农商行和中原银行募资上限均为100亿元。

除优先股外,可转债也日渐成为上市银行补充资本的新宠。据《报告》统计显示,2018年共有8家A股上市银行计划发行可转债,累计拟发行额度超过1665亿元。

(' 营销 厦门 零售 福州 资讯 泉州 莆田 漳州 奉化
------分隔线----------------------------
------分隔线----------------------------

本月热点